欢迎访问日志网!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父亲的怀抱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6-12-19 阅读: 字体:

“父亲”似乎是个遗忘了很久词语,多数的情况下,我永远只是跟母亲说上几句我在学校的情形及我的感情状况。似乎完全忘了父亲,忘了父亲的存在,忘了父亲在默默地关注这不孝的我,关注着自己骨肉的成长。

跟好友聊天时,好友偶然说到“父爱如山”我才突然想起父亲您的肩膀是那么的宽厚与温暖。儿时的我总是那么依恋父亲温暖的怀抱,哪怕是离开一秒,我也是不愿,哭哭啼啼的,总要父亲哄着才能安静。母亲在那时似乎也不重要了,有了父亲的怀抱,似乎就是天堂。

现今,我不觉不觉中已是成年的小伙,人生所有的责任都在等着我独自去成担,来自亲人的期盼,为了给恋人美好的未来,也为了自己所谓“出息”的将来。

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父亲的大多时候的沉默,让我的双手止不住颤抖,无法用笔去述说,更无法用那我爱着的文字去描绘。

记得父亲哭得最伤心累肺的一次,是在二零一三年的情人节。来到这世界十八年的我从未看到过您会哭得像个小孩,坐在地上,闹着出走。那时我才刚开始学着去承担自己该承担的责任。记得那时,母亲大声说着您没用的话语,您终究没去反驳,只是哭着。我也哭着,甚至摔坏了我三百多元买得不久的眼镜,发了一通自己的脾气,也未劝得下来。

那日,父亲,您说着自己的无用,没本事也说自己真的没什么。只是那日,不沾酒的您喝了好多好多。没用的我怎么也拉不住走在马路中央的您。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呢,我是您的儿啊,我愿倾听您的委屈,更愿向您倾诉儿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曾经少不更事的我曾多少次伤过的父亲您的心呢?记得,小时,以为父母更爱小弟一些,觉得不平衡,在小弟调皮犯事,父亲维护之际,我竟说:“反正你也觉得我是多余的,不如杀了我罢”说罢,竟冲动地拿起剪刀对准了自己的胸膛……现今印象深的只剩当时父亲怒极,扇的我那一耳光,现在想起,依旧啪啪作响。

还记,高二那年暑假,父亲与大哥(堂兄)在株洲某一工地上幸苦的工作着,母亲让当时暑假工未打成的我去给他们买菜做饭,以减轻他们的负担。而做饭不到一星期的因大哥的一句嫌菜炒得不够好而赌气,提出要回家的要求,父亲你说了几句后说出:“反正我就是多余的,什么都不重要……”

那夜,我在湘江边上坐了一夜,父亲躺在我的不远处躺了一夜。想来,当时父亲是怕我做了什么傻事,才陪了整整一夜吧。父亲啊,当时的你是该有多伤心和多无奈呢。若放在古时,我早该凌迟千遍了吧!父亲。

还有多少次伤到父亲,您的心呢,不懂事的我已记不清了,而一次又一次愿谅我的您还记得么?或许这所有的所有,您都忘了吧,因为您一直一如既往地爱着我,爱着这个总是伤透您心的儿子——我!

你总习惯了对事情沉默以对,对误会不去解释,你安静的像座山一般,默默地承受所有。父亲啊,是我还是你,从对方身上学着默默地等他人接受,等自己所爱的人理解。父亲,我知道你跟我一般,都认为语言是苍白无力的,唯有心与心间的对话才最真实。

父亲啊,现今你年长的孩儿已能承担起他应负的责任,已有他深爱的恋人,请,厚重如山的您别再沉默,藏着自己的苦不说。请您教导他,如何才能更坚强地去承担自己的责任好么。

我写着写着,已红了眼框,可我即使滴下的是血泪也无法报得您今世的恩德啊。父亲,你那厚重如山的肩膀一直都是我的仰望。您那高大伟岸的身影永远是儿努力追赶的方向。儿,永远是你的儿。

    标签: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