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日志网!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天涯虽远,家在心间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7-07-21 阅读: 字体: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清朝康熙二十一年二月十五日,康熙因云南平定,出关东巡,祭告奉天族陵。纳兰性德随从康熙帝诣永陵、福陵、昭陵告祭,二十三日出山海关。塞上风雪凄迷,苦寒的天气引发了纳兰对北京什刹海后海的家的思念,由此他创作了这首《长相思》。

从家乡到塞上,山水漫长,路途遥远,这“山一程,水一程”的漫长旅途,仿佛是亲人一程又一程地送别过来的,因眷恋深深,所以即便分别之后,他看山看水,仿佛都能看到至亲之人的身影萦绕在山光水色里。出于使命,一行人马皆行色匆匆,全身心地奔赴山海关,连康熙帝也和众人一起旅途奔波,他率众星夜宿营,昏黄的灯光在帐篷里闪闪烁烁,偶尔从帐蓬的缝隙里闪出,在漆黑夜幕的反衬下,倒也别有一番壮观。

“山一程,水一程”,其中寄托了亲人身影萦绕心间的眷恋;“身向榆关那畔行”,饱含长途跋涉,日夜奔走的疲惫;“夜深千帐灯”,催生了对“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式的壮丽塞上风景的向往。而这一切铺垫,都是为了表达词人对故乡的依恋和怀念。

风华正茂的词人,出身书香豪门,又是皇帝的贴身侍卫,可谓身居高位,本应春风得意,尽情享受,但恰好也是因为那重要的身份,他却不能在京师安稳生活,又因本身心思慎微,也不能全心体验征战驰骋的壮烈情怀。他远别京师,常常思及家人,眷恋故土。学者严迪昌在《清词史》里说:“‘夜深千帐灯’是壮丽的,但千帐灯下照着无眠的万颗乡心,又是怎样情味?一暖一寒,两相对照,写尽了自己厌于扈从的情怀。”

夜深人静的时候,最易触发思乡的情怀,何况又逢塞上“风一更,雪一更”的苦寒天气。风雪交加的苦寒夜色里,若有至亲之人与自己相偎取暖,再严酷的环境下也能品味出一丝丝幸福的滋味。可是,眼下他在塞外宿营,夜深人静,风雪弥漫,这壮丽无人共赏,这苦寒亦无人分担,心境难免低落。路途遥远,衷肠难诉,他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于是“聒碎乡心梦不成”的慧心妙语,可谓水到渠成。

他赴辽东巡视,随行的千军万马一路跋山涉水,浩浩荡荡,向山海关进发。入夜,营帐中灯火辉煌,宏伟壮丽。夜已深,帐篷外风雪交加,阵阵风雪声搅得人无法入睡。纳兰思乡心切,孤单落寞,在这种情况下,他不由得生出怨恼:“家乡断然不会如此吵闹!”此处“故园无此声”看似无理实则有理:故园自然也有风雪,但同样的寒霄风雪之声,在家中听与在异乡听,感受大不相同。在故园,无论寒风如何呼啸,有亲人相伴,终归是温暖的;如今身处异地,风声也显得聒噪了,雪花也显得凌乱了。

这首词韵律优美、民歌风味浓郁,如出水芙蓉般纯真清丽;又有含蓄深沉、感情丰富的一面,如夜来风潮回荡激烈。

边塞与故乡之间,似乎隔了天涯,可他时刻把那一方温柔土地,还有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至亲之人放在心里,天涯似乎也就没有那么远了,魂牵梦萦中,心与故乡,总是贴得那么近。

    标签: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