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日志网!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美文欣赏 > 梨树

梨树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5-09-09 阅读: 字体:

家乡门前空院上植有一棵梨树。至今约莫三十个年头。万不是那声名显赫的名品,结的是青皮小个的酸梨。

这梨即使熟透到掉落都难得有一丝丝的甜蜜,恰如这人生百味,甘之如饴是只应天上有的美好期盼。

犹记年幼时候,每至初春,那皑皑白雪还没有全部退去,满树的花蕾迎着乍暖还寒的风便窜出头来,约莫两三个星期,满树梨花放,伴着那春阳和煦,梨树便时常没来由的飞花飘絮,如那仙女翩翩起舞的霓裳,美的张扬而放肆。

待过两个月满树都是那酸酸的青皮梨,父亲知我喜爱上树摘梨,时常忧心我的安危,便自制了一个专用的摘梨小网,放于瓦檐之下。即使小网上面布满尘埃,我也难得去用它,我就喜欢攀树而上,脚下感受着树枝有节奏的颤动。一手抓着树枝,一手摘得那繁叶不能遮挡的向阳方向的果子。因为向阳的那一面有一块红彤彤的皮,那是我认为勇敢者的勋章。

母亲和奶奶站在树下,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担忧,仰头看着我不断叮咛:“小心、小心……”此起彼伏。可又害怕声大吓着我,所以两个平时坦诚干净的农村妇人敛起了嗓门儿,有了难得一见的温柔。

上了高中、大学,乃至参加工作以后,一晃便快三十了,时常感慨时光易逝。十多年除了春节,平日回老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出入社会,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都说深夜不曾流泪的人便不会成长,可我却从来未因为压力泪流满面,因为想到那满满梨花放,想到爸爸的无声的关怀,妈妈仰望的叮咛,我便情不自禁的笑了,生活似无苦难艰辛。

然平地惊雷,今年四月母亲身体不适,查出了癌症。给我的打击是致命的,这些年母亲宽容父亲的脾气,包容我的个性,受了很多委屈。父母一直在异地打工,相濡以沫。母亲倒了,这家便如一屋之椽拦腰而折,倾刻便会轰然倒塌。

在漫长的四个月化疗期间,母亲无比坚韧,眼见着一天天好转了,父亲听闻一个风水朋友告诫,门前不能种梨树,寓意不好,会招来诸多不顺,便提刀把梨树砍了。

前几日回了趟老家,一路小跑着,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一件事让我如此满心企盼。刚到小院,却不见那棵梨树了,心中骤然一惊,一股莫名其妙的悲怆油然而生。

奶奶说这梨树的一枝分枝,去年都枯萎了,活着的另一只这几年也越来越不结果子了,砍不砍这棵树也没有多少年的活头了。

其实这课梨树一直在等着我,我没来,它才舍得枯萎!

    标签: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