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日志网!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青山依旧在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7-07-22 阅读: 字体:

那是妈妈还在的时候啊,那次用车载了父母去翠微峰、青龙岩、莲花山。

许久之后重返家乡,许久之后再一次重游。如果不是让年老的父母,走出家门,散散心。或许不会来到这梦绕魂萦的地方。

翠微峰一路是修葺一新的台阶,觉得像村姑穿了新衣,戴了野花,但好在还没有丢掉质朴。拾阶而上,没有更多的惊喜,快慰的是路不一般的平整安全,路标指示也非常完善。路旁不时掉落青的、黄的野果。密林深处幽暗深邃,林间的蝉鸣似乎也清雅得多,不会一味地扯着嗓子叫,而是悠扬地和着风的旋律,暗合密林的一呼一吸,绵长和婉转。

怀功亭,暗堡相映成辉。亭在山坡的向阳处,高耸在阳光之中,日子并不久远,碑文已有些磨损。暗堡藏在山顶的大石下,从射击口可以对山下一览无余。解放翠微峰的战斗惨烈,感觉安眠在地底的魂灵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或许他们已经在暗夜里握手言和,才会有在山间林际萦绕的和煦轻松气息。

过去需要仰望的,如飞来石一般的巨峰,现在看来也不甚高。从怀功亭看去宛若一只巨大的螺,只留中间一道缝隙,过滤着历史的烟尘,上峰顶必须在石缝中攀援。虽然从小被告知不许爬主峰,但爬过两次,一次是初中,一次是高中,年少时的激情如何可以不挥洒出来?

今年第三次攀爬主峰,才确切地知道,主峰412米左右,在石缝中爬大约十几分钟可到顶。据说最快的记录是7分半钟。这次鼓动儿子一行六人去爬。爬过的,个个觉得挺过瘾。

翠微峰最著名的是宋朝的摩崖石刻:金精福地。内有碧虚宫。每次登山都要在此小憩,调整状态。洞内阴凉宽敞,实际上是一道天然形成的石拱,道观就建在石洞内,不须屋顶,却可建前后两栋的两层楼房。洞里别有洞天,山谷幽深、植物茂盛、翠竹成林。还有据说是仙人成仙留下的登天台、披发峰。几条小径蜿蜒在石壁之下,一条通向绿荫深处,一条沿着石壁通往山下,另有一条通向金线吊葫芦。

谷底长着奇花异草,幼时似乎看见过兰花,“虎须兰”斑斓瑰丽,在茵茵绿草中鹤立鸡群。小溪中更有游鱼,引得幼时的我们竞相追逐,结果常常是衣衫尽湿,却两手空空。泉溪通灵,其间的鱼儿也是飘逸无比,如何能手到擒来?

沿着两边都是翠竹的一条小路,前往金线吊葫芦。金线就是那从石壁上滴落的泉线,在太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葫芦极小,不过是地面上,凿成葫芦形的石槽。水滴落而下,不一会儿就满溢漫出。据说此水水质特殊,硬币放其上,不沉。以之泡茶,特别甘甜。

泉水从洞顶渗漏而下,顺着石缝滴落,在洞中穿行,宛若雨中漫步。盛夏时最惬意,凉爽宜人,令人流连忘返。涧底久而久之,形成一条小溪,现在也干涸了。这个洞叫石鼓洞,洞中大小石头林立,是经年累月的山洪搬运至此,上覆青苔,沉泥包裹,看不见本来面目。

跟翠微峰紧邻的是青龙岩,小路崎岖,左右两侧都是危岩耸立,有时也闪出深涧沃田,真是十步一景。山虽不高,但云霞灿烂,青山如黛。青龙岩的寺庙也修葺一新,正中大殿宝相庄严。几棵梧桐树如见故人,梧桐树上果实正丰,绿莹莹的一簇一簇。到了深秋,必是满山飘着一叶叶飞舟,如天兵天将一般,落地成兵。

青龙岩的位置在群山环抱之中,大殿依山而建。后山上凹凸不平的石眼中,竟有数只鸽子安身,远看恍惚静止的标点,近看却是在转头、啄羽、伸足、扇翅,更有一只白鸽和一只黑鸽,守着一窝蛋,默默无语。或许被此处的庄严感染,鸽子们如修士一般静默着。

又转道莲花山,彼时,莲花山正在修葺翻建,有写捐助的,遂写了一百,为父母祈福。

时光忽忽,竟又过了五年之久了。

    标签: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