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日志网!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初恋

初恋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7-07-21 阅读: 字体:

那年他18,她23.一个大一新生,一个出入职场新人。一场大雨让两人相识。

阿呈还不走,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的,要不趁现在雨小冲回去撒。一副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旁边的好友,扯了扯自己的卫衣,刘杰看到衣服上那个H H咽了一口口水。“算了你慢慢等我先撤,待会帮你报到就是了,剩下的自己看着办哈”说完刘杰就抱着单肩背包冲入雨中。旁边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一头短发,皮肤白皙,身材高挑,20出头的样子,从内到外却透出一股子精明强干的劲头,一看就是职场强人,但不懂为何这么年轻。仿佛察觉到身边男子审视的眼光,东方珏淡淡的转头看见这个比自己仅高半个头的大学生,心里升起淡淡不悦。

雷呈察觉到对方的不屑尴尬的摸摸鼻子笑笑就不在在意,10分钟过后雨却还未有停止的劲头反而越来越大,两人渐渐露出不悦的表情。雷呈还要去学校上课,因为不想住校才和自己好友刘杰出来租一个房子住,现在去学校虽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而且学校已经开课了,关键还是那个暴躁秃头讲师,可首先自己房子里根本没伞,自己又不想淋雨于是乎在别人店门口等雨打车。东方珏则忙着去给客户送材料,巧合的是也没带伞。而偏偏预约的时间又马上快要到了。

这时终于来了一辆计程车,两个同时上去开门,这一个同时就尴尬了,东方珏慢一点,于是乎就抓在了雷呈的手上,毕竟也是还没交过男友的女孩羞涩的很!但进入社会的她还是没有表露出来,而是轻轻的对雷呈说;“能不能让我先走,我有急事,很急”。这是雷呈靠着车打量着这个女孩,发现这个职场女孩咬着下嘴唇轻声细语的还挺可爱的。就这一小会的,东方珏看到对方出神的表情顿时一阵无语,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雷呈马上反应过来,也坐了进去。“小姐。”雷呈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我不知道是你急还是等你的人急,总之我也急,而且这是我先叫到的车,所以麻烦你下去等下一辆,谢谢。”东方珏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死死盯着雷呈,雷呈也还是那一副不变的微笑。一个瞬间,两个同时意识到了什么,对着司机同时喊到去A大。两人愣了一会,这时司机已经起步了。随后两人便开始交流起来。

“你好,我是A大的学生,今年。。。今年大3。”雷呈头脑一转。

“哦,我是做金融。”东方珏微微一笑,心想才一个小屁孩而已。

雷呈也意识到对方的冷淡,也就打个哈哈就不在说话了,到了A门口东方珏让司机去对面停车,下车前付了一半车钱便踩着5厘米的高跟鞋走进一家咖啡厅。雷呈揉揉头笑笑就让司机开回A门口,因为A大是不予许计程车进入校园的。

第二天,还是一样的情景,还是雨天,还是同一个的店面还是两人。两人都没有说话就是等着下一辆计程车。来了一辆车后两人都心照不宣的走上前去,开车门入座,如同熟人一样平常简单。最后还是雷呈在下车时深吸一口气,问了问东方珏的手机号码。东方珏也脑袋一热,居然给了。从咖啡厅走出来后,回头看了看这栋咖啡楼,东方珏只是一个金融融资公司的总裁的助理,虽然是总裁的助理,拿着比常人多几倍的工资,可在这个全速发展的社会中,也只是够她衣食住行罢了,想要更高档次的物质享受还有很多路要走,比如这个咖啡厅,每次都来这里谈约,可自己只能点一杯水,而哪怕是一杯水也是26元一杯,想到那些更恐怖的咖啡,东方珏想都不敢往后面想。

而雷呈则是A市前十强的公司老总的儿子,一生下来都是住别墅,穿名牌,他人眼中的名牌对他来说不过是几件衣服吧了,什么背靠背都没见过,都是国外进口。一想到那个咬着下嘴唇淡淡说话的职场装心里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随即摇了摇头把种想法甩出脑海,继续自己的听讲。

而那个号码却在两天后一直拿在手里的手机里一直出现,因为就在昨天。有一场社会名流的高档沙龙,东方珏被派去收集资料。而雷呈则被他老爸拉去了,说是多见见世面。而这之前雷呈已经去过很多回这种场合。

当天雷呈就看到那个一头短发,拿着文档包在人群中穿梭的身影。然后过去抓住了她的肩膀,被抓肩膀东方珏心里一震“不是吧,这里也有猥琐大叔吗。”马上换上一副冰冷的微笑回过头去,这时旁边一位挺着啤酒肚穿着高档西装的中年男人对雷呈一副恭敬的态度说到“这不是雷公子吗,怎么今天也来了,看样子真是英雄出少杰啊,我们这一代是不行咯。”随后大笑到。而雷呈只是保持着一只手搭在东方珏的肩膀上,还是那个招牌微笑,而没有说话。东方珏看着这个穿着高级西装的年轻男子,觉得好像在那见过,又好帅的样子。一时有点愣了。“怎么,昨天才看过今天就忘了吗?”雷呈淡淡的开口,少不了的还是微笑,“难道是因为我很帅吗?”东方珏马上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失态又是咬着下嘴唇沉默不语。东方珏也不知为何,就这样一直跟在了雷呈后面,直到这场沙龙结束,中间还有不少人问这是雷公子的助理吗。雷呈一直都是笑而不语,东方珏则一直低头跟着。

分开后东方珏就打听到雷呈的老爸是A市大公司的老板,而自己的上司似乎和他也有一些对立。被总裁发现后,总裁居然让东方珏去接近雷呈,并且期间不用来上班,工资双倍,只要能想办法搞到雷呈嘴里的信息和项目资料。而东方珏也不想放弃这个双倍工资的机会就呆头呆脑的去了。雷呈则对此一无所知。

雷呈自己则对那个一直咬着嘴唇的女孩难以忘却,突然想到自己有她的电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想打又不知道说什么,不打自己又觉得那不爽似得,就这样纠结了一上午旁边的刘杰早就快吐了,直接踹了他一脚。“不就谈个恋爱嘛,至于吗,恶心死了。”刘杰一副快吐的表情。雷呈当时就跳起来,“去你大爷的,劳资什么时候谈恋爱了。滚犊子。”“得,你在床上拿着手机看着一个电话号码半天不说话就傻笑不算谈恋爱,抱着手机再床上打滚半个小时不算谈恋爱,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一直踹床单不算谈恋爱,行了吧。”“额,是吗,有吗,我真的有这么干。”雷呈一脸懵逼。刘杰打开电脑玩着H1Z1不在理雷呈了。

而东方珏正纠结该怎么接近雷呈时,雷呈一个电话过来。说想一起去吃一顿晚餐,说到晚餐觉得好像那不对马上改口,午餐也行。东方珏被逗笑了,就答应了。

两人就想一见钟情一般,迅速升温成为了情侣。而东方珏也沉浸在恋爱之中,工作的事也只是应付一下。终于在一天总裁忍无可忍的爆发下,东方珏这才找到雷呈,小心的打听着雷呈的工作和他父亲公司最近的进度。一开始雷呈也很奇怪,奇怪为何东方珏突然问这个,但毕竟是自己的骄傲的事业,还是没有什么隐瞒的就说了。

两天后雷呈父亲的公司被警车包围,而雷呈的父亲也被带走,1个星期后,雷呈父亲坦白,自己在公司收购上扩大谎报了融资基金,触犯了刑法,被判终身监禁并处死刑。雷呈一时从富二代公子变为一个一无所有的浪人,住的房子被盘查并收回,只有自己带的几件衣服还在,自己的车也一样被国家收回。连学费也交不起的他,被A大去除学籍开除。他一度接近崩溃,而东方珏也相当震惊,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她,只知道她和总裁说了自己得到的资料后,总裁很开心,笑的很癫狂,嘴里念叨着“你也有今天。”问总裁,总裁也只是叫她不要想太多。但她依旧察觉了出来,她很害怕,怕雷呈知道是她的原因。

在雷呈崩溃的这段时间,雷呈嘴里一直小声念叨着,‘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而东方珏在照顾了雷呈几天后,雷呈也终于爆发了。他哭喊着,吼着,对东方珏咆哮着“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东方珏依旧咬着下嘴唇“不是,不是我,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眼角开始湿润。“钱吗,是钱吗,因为钱你才做的这一切吗。从一开始的接触也是因为钱吗,对吗?你回答我啊,你说啊。”雷呈已经疯狂了。但他依旧不敢去碰她,他知道她瘦小,懦弱。但他压抑不了自己的情绪。东方珏也一直在小声的说着‘不是我,不是我’。

一个月后,雷呈父亲在监狱中突发心脏病身亡,他安静的拿着父亲的遗像站在灵堂前,看着那些曾经虚伪着微笑叫他雷公子的人,现在带着怜悯,嘲讽,不屑的眼神看着他,在他父亲的肉身周围走一个过场。东方珏也出席了,但雷呈看他时,眼里没有任何波澜,很平静,很安宁,深色的眸子不起一点留恋。她很伤心,但她无能为力,而他像突然长大好多一般,很收敛自己的情绪。

两年后,他回来了,他想尽办法找到了她,两人依旧在A大门口的那个咖啡厅里见面。她变得愈加成熟,且身上不在是一套职业装,更像太太的便装。他却更加朴素了,一条膝盖发白的牛仔裤,一件没有牌子的T恤,一个普通的单肩包。要不是她带着,他差点进不了。她点了一杯咖啡,他点了一杯水。他看到她手中的咖啡,发现左手上并没有戒指。

他只说了一句,“你还是喜欢钱吗!”没有情绪的说。

她笑,“也许呢。”

两人静坐一会,随后他收到一个短信。“抱歉,有事先走了。”拿起背包淡淡的起身,淡淡走着,到门口,淡淡回头,“电话还是原来的没变。”随后头也不回的下楼了。她默默的看着楼下停着的宾利,副驾驶下来一个人伺候着他上车了。

两年了,雷呈的父亲没有违法是东方珏的上司诬陷了他的父亲,而他父亲却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罪。他也将她的上司送进了监狱。

在车上他哭了,管家没有做声。

在咖啡厅她哭了而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衣着精致的女人为何哭成这个样子。

    标签: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