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日志网!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河堤路上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7-04-23 阅读: 字体:

靡靡的细雨断断续续了一个礼拜,好在让秋老虎彻底松了口。听着飘在出租车里让人破烦的广播,我蜷缩在副驾座椅上,车里的空气充斥着霉味,雨还不算小,实体店前的便携式音响对着空旷的马路肆无忌惮的嚎叫着。我没有什么看风景的心情,死气沉沉的云层压的大地一片死气沉沉,我闻到空气也满是死气沉沉的味道。

不过按照医生给我的建议,时不时的四处望一望对目前的我来说是很有必要的。他们说我得了一种因为长期封闭及不规律的生活导致的病,尽管我觉得他满嘴跑炮一篇胡言,但那无意的一句话很让我感兴趣,他说:“这么望一望可别小看,能够分散注意力,对您的睡眠也是有很大帮助的”。并不是我对自己没了信心,只是那晚上睡不着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不瞒您说,我睡不着觉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无论我自己相信与否这都是个不争的事实,因为像我这样的人睡不着觉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就是阴阳混淆,黑白颠倒!绝非自夸我大可敢自负的吼道这个世上能让我毛骨悚然的事是不存在的,能让我抽筋敲髓更是妄想。这样的话现在讲不出口了。

因为在夜里我睡不着了,夜晚容不得我去左右自己,它张开手伸进我的思想。那些像吸血蝙蝠一样的黑暗一层又一层往我身上压,我看到它张开的嘴角淌着黑色的脓血,我的头被它噙在了嘴里。分不清手还是脚的黑色爪子在我的胸膛磨着指甲。我知道这狗东西想挖我的心脏,想把它攥在手中生生捏破,但我叫不出声音,我的口被紧紧的封住,我只能用鼻子喷着粗气。我全身的骨头都散发着碎裂的剧痛,肌肉像是瞬间全部溶解没有一丝力量的感觉。

“咚……咚……”

“发动机声音不对啊!”突然震动起来的车体传来的异声把我拉回到现实。“快靠边吧”我对司机说。

“你别着急肯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中年司机一边拉手刹一边解开安全带。“不是在您面前吹牛,我自从接手这家什还从没出现过熄火。所以您别看它看起来苟延残喘里面可是实打实的。别着急马上就走。”我随他起身下车打开引擎盖。“你这样说我倒更加觉得不妙,这车和人一样,轻易没病没灾的人,一旦出了问题大半都是要命的问题。但愿我今天运气好”。车抛锚在首善这条古董老街上,眼下还没有来往的车辆,中年司机用力的吸着滚圆的腰腹,半边掉了头发的脑袋压在启动机和保险盒前,熟练的打开检查。我回到车里雨尽管小了不少但一时半会还没有晴的迹象,有点后悔为什么非要选择今天回家,阴雨连绵此时我无半点浪漫情怀,要真被挡在这里几个钟头还不如我躺在病床上来的好。

“糟糕!油泵坏了,油管破裂,气化器进油口阻塞。”他插在腰间的手在空中甩了几下又插回腰上,嘴里嘟囔着“真他妈背到家了。”胖司机满脸的不悦回到座位上,他裸露的头顶和前额现在的样子就像鼓起水泡的蛤蟆脊背。肥脸因生气挤压着五官。“实在是抱歉出现这样的事,您的心情我能理解,若是要投诉我也觉得合理。”胖司机的语气就像是在给自己道歉,安慰自己出现这样的事实在是情理之外。“这又不是您故意如此,我怎么能做那样的事。不是已经打过救援电话了嘛,我们就耐心的等待。而且抛锚在此总好过在密不透风的高速的应急车道上吧。”

胖司机还在郁闷中,我闭上眼睛不再去想让我毛骨悚然的睡觉问题。好在司机不是那种多话的主,雨落地的节奏我也中意,我感觉轻松了下来。

“来一支。”胖司机塞过来一支烟,我就着 他的火点着了,摇下车窗。

“您可能不知道这行越来越难了。”一根烟还没抽完的时候胖司机话多了起来。“像之前那样路上钻空,眼力放尖。抢时间,争人流的事现在无用武之地了。”胖司机掻着后脑大口的吸吐着烟雾,又粗又短五指颇不中意的敲击着方向盘。

“这话从何说来的?”也许由于没有用心听,司机的话我一知半解。

“专车介入。”胖司机若有所思的接着说:“时代变了,而今是互联网的天下,老传统,老古董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胖司机的话让我忍不住的笑了几声,他也自嘲般的嗤嗤了几下。“太悲观可不好啊。总会有一个平衡点。”

“话是没有错,得了!抽烟。”

我向来以忍耐力俱佳而沾沾自喜,即便是刚刚出院便被搁置在几近荒废的老街上。打发时间对曾经的我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难事。这一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都在一步步远去,也许说已经离去更为确切。突然打了个激灵,坐在首善荒郊路边抛锚的出租车里的我,脑子里突然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你是否还有愤怒!?”

“您不舒服?”

我调了调呼吸从思维的笼子跳了出来。“完全没有,只是有点疲惫。”

“那我帮你放下座椅你休息会,我想要不了多久救援车就会到来。”

“没必要,我睡不着的。”我重新点了支烟,仰着脑袋缓缓的吸着。“您车上可有酒?”

“瞧你这话说的”胖司机半是尴尬半是不悦的说道:“司机哪能开车带着酒,尤其像我这样见了酒便喉咙痒的主。”

“哎……”我无奈的撇了撇嘴,“瞧我这脑袋。”

“您可别嫌我多嘴,从一上车我就感觉到多少有点不对劲,可别见怪,只是看您的脸色实在难看。”

“最近睡觉不是很顺利。”

“失眠了。不是什么大问题,再大的压力也总能调整过来。您是老做梦导致睡眠质量下降还是不容易进入深度睡眠?”

“没有做梦,只是睡不着。”

“不存在一丝睡意?”胖司机用没办法相信的眼神问道。

“是的,一点睡意也没有。”我如实的回答。

胖司机就像盯着一副抽象派油画琢磨的眼神看着我,烟蒂咬在嘴里频繁的吸吐着。“有什么话只管直说!”

标签: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