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日志网!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一吻之缘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7-05-17 阅读: 字体:

在我们鸭塘村,陈文武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鸭塘村与小宋庄只有一河之隔,两个村的孩子割草或剜菜,会经常碰面。小宋庄有个苹果脸的小嫚,模样周正,很好看,陈文武就起了坏心,就悄悄对我们说,你们看着,我敢不敢跟苹果脸亲个嘴!我们就笑了,一齐嘲笑他说,文武呀文武,你快别吹牛啦,跟人家小嫚亲嘴?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陈文武把眼珠子一瞪,说,不信是吧,看我的!

那天,我们又到河边割草,正好碰见苹果脸背一篓子草迎面走来。陈文武故意清清嗓子,迎上去说,你先别走,我有事问你。苹果脸问道,我跟你不认不识,跟我能有个什么事?陈文武一本正经地说,小事一桩!俺娘说了,俺家菜园里的葱少了几棵,不知道叫哪个嘴馋的拔走了。苹果脸不悦了,说,笑话,你家的葱少了,跟俺有啥关系?陈文武一口咬定说,跟你就有关系,你成天从俺菜园子边上走,不是你偷吃了又是谁?苹果脸急了,气呼呼地说,你冤枉好人,俺才不稀罕你家那几棵破葱呢!你说俺偷吃了,谁看见了?有啥证据?陈文武摸着后脑勺说,证据嘛倒是没有,也没人看见。不过,你叫俺闻闻有没有葱味儿不就清楚了?苹果脸由于生气,胸脯一起一伏,脸色涨得通红,更加好看起来,大声说,好好好,你闻你闻,闻不出葱味儿来恁娘就死了!话音刚落,陈文武就抢上前来,探过那张臭烘烘的嘴巴,在苹果脸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就逃。这一手,真使我们大开了眼界,一齐嘻嘻哈哈大笑起来。苹果脸如梦方醒,一下子明白过来,破口大骂,不要脸,看天老爷打雷不劈死你!

亲嘴事件,那是发生在我们十四、五岁的年纪。等十年以后,我们都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媒人就给陈文武介绍了个对象。苹果脸一看是陈文武,羞得满面通红,掉头就走。媒人撵上去,不解地问,人还没看一眼,八字还没一撇,怎么就走?苹果脸说,不用看,那人不要脸!媒人大惑不解,等苹果脸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讲出来,媒人听了,反而笑了说,这个事件,正好说明你漂亮,吸引人;说明这个人心眼多、聪明;说明你俩有夫妻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嘛。想想看,等你们成了亲,那小日子就像发面糕,蒸蒸日上,肯定错不了!都说,媒人的一张嘴,能把死人说活了,真是不假。一席话,把苹果脸说转了心,乖乖地跟媒人回来,跟陈文武见了面,定下亲事。都怪过穷日子穷怕了,苹果脸提出多要几个彩礼钱,不能太便宜了陈文武。媒人又说,做媳妇的饽饽吃不到老,过好日子还得靠自己。得,没辙了,苹果脸便选一个黄道吉日嫁了过来。

平时,陈文武吹嘘自己有女人缘。苹果脸就耻笑说,什么女人缘,你不过是没脸没皮罢了。陈文武就摸摸后脑勺,嘿嘿乐了。

刚结婚那几年,土里刨食,夫妻俩守着个女儿娇娇,小日子过得寡淡。苹果脸就说,陈文武,你不能成天拴在老婆裤腰带上,总得出去蹦跶几个零花钱吧。陈文武一时心血来潮,揣上二百块钱,来到城里,看到一个宾馆门口挂着一个学习制作洗衣粉的招生牌子,就走了进去。交上钱,人家给了一个配方。陈文武按照配方,购买了一些原料带回家,等按照配方调出来,却是一些糨糊,二百块钱打了水漂。

陈文武看到集上不少卖兔子的,就做起养兔梦。谁知兔子打洞跑了不少,忙活一年没挣到钱。此后,陈文武先后干过建筑,当过小工,卖过菜、贩过粮,不过是小打小闹,挣不下大钱。陈文武就慨叹说,我陈文武文不能文,武不能武,真是废物一个!

后来,陈文武听说城里人的钱好挣,就跟苹果脸商议,把地租出去,进城贩菜去了。正好住房房东家里也种菜,四季菜一下来,房东女儿成天跑市场卖菜,也不用买摊位,就跟陈文武的摊位挤一挤,互相也好有个照应。房东女儿才二十岁,高挑个儿,模样周正,不过脸色一点儿也不白,笑一笑,倒是很美的样子。陈文武就叫她小黑嫚。

那天,苹果脸去幼儿园接娇娇回来,看见陈文武把一根黄瓜削去皮,递给小黑嫚,小黑嫚吃得很香甜。等回了家,苹果脸劈头就问,陈文武,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削黄瓜给小黑嫚吃?陈文武就抵赖说,吃根黄瓜有什么呀,你真是神经了!苹果脸就黑了脸说,你别管我神经不神经,你尾巴翘一翘,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你少跟我耍鬼画虎!想当年,你……哼!哦,陈文武想起来了,那年割草,吃葱、亲嘴,嘿,这娘们儿,把老账都扯出来了!

那天早上,市政公司张事务来市场买菜,要陈文武送过去。小黑嫚主动对苹果脸说,嫂子你看着摊儿,我跟哥哥送菜去。等两人过了秤,拿了钱回来,正好路过一家废品收购站。小黑嫚一眼瞥见里面堆了不少旧书刊,就对陈文武说,你看,里边有那么多旧书,有书看多好呀!陈文武就说,那好,你等一下,我进去给你找几本!边说边走进去,翻检了一些旧书,吆喝了几声,见没人答应,就打算占个便宜,抱着书就走。刚走出大门,后面就有人吆喝,快抓小偷,有人偷书!听见吆喝,陈文武抬腿就跑。那人几个箭步赶上来,一把揪住陈文武,挥拳就打。小黑嫚赶上来,挡住了他,大声说,不就是几本书吗?要打要罚朝我来,别打他!话音刚落,陈文武脸上重重地挨了一拳,鼻子里涌出了鲜血,满脸开花的样子。那人见打伤了人,赶紧掉头跑掉。小黑嫚上前扶起陈文武,摸出手绢给他擦脸。这一擦,小黑嫚泪就涌出来,说,为了我,哥哥挨了打!陈文武拉住小黑嫚安慰说,没事,没事。

这一幕,都被赶来的苹果脸看了个一清二楚。

当夜,苹果脸脸对着墙,气鼓鼓地,难以入眠。陈文武在另一头悄悄躺下,不敢动弹。半夜,苹果脸一把扯开被子,把陈文武打起来,恨恨地说,陈文武呀陈文武,你都三十多岁,有老婆有孩子,还整天想三想四呀?陈文武呐呐着说,我、我哪敢啊!苹果脸突然大声嚷起来,你给小黑嫚削黄瓜吃、拉人家手,你真有女人缘呀!真没看出来,啊,你陈文武看起来没言没语老实巴交的,没成想老牛想吃嫩草,你想找小三是吧,可人家能答应吗?陈文武嗫嚅着说,我、我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呀。苹果脸用教训的口吻说,做人要稳重,可不能太轻浮,更不能见了女人就没了骨头!就像那年割草,吃葱、你……嗨,又来了!

这生意还做得下去吗?当然不能啦,苹果脸快刀斩乱麻,就这样回了家。好在那时,种地不要钱了,再往后,种地

标签:

赞助推荐